天津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冰雪

木纹看完这个故事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热爱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24日    点击:[0]人次

看完这个故事,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热爱

在“996”被群起攻之的今天,你还相信有人会发自心底热爱工作吗?在朝闻夕死的互联产品圈,一个17人的团队用548天给出了他们的答案:有。

他们征服了中文办公软件事业的最后一座高峰,在山顶插上了一面旗,旗子上写着:WPS Office for Mac。

2019年4月18日,这款产品正式发布后8个小时,就成为了Mac App Store免费下载榜第一名。

我走了1200公里,见了这个团队的每一个人,和他们聊了50个小时,整理出了10万字的录音。

现在,我只想做一件事:把他们的故事讲给你听。

【1.武汉之春】

2019年3月,武汉已是初春,这几天都在下雨,空气很潮。气压降到了地面,让人想用什么打破这种沉闷。

黄鹤楼以东20公里的金融港路,下午6点天色刚黑,附近工程大学的学生涌出校门,街上挤满了年轻人。在一家远近闻名的鸡公煲店,围坐着十几个人,也是学生模样。

坐在中间戴眼镜的男子看起来心事重重,没吃几口就放下筷子,不时拿起看。“旺哥,怎么群里又有bug反馈?”一个短发女孩问。“你们慢慢吃,回去咱们再解决。”

戴眼镜的男子叫陈旺,是WPS Mac版团队的负责人。

▲雨后的武汉金融港路

十分钟后,这群人结完账就往外走。陈旺走在最前面,走得最急。他们行色匆匆,迅速在夜色中消失。

在金融港B24栋3层,鼠标和键盘的敲击声从角落处传来。夜里11点,这一层成为整栋楼唯一有光亮的地方。陈旺起身望了眼窗外,漆黑的街上空无一人,他转头,十几个年轻人紧盯屏幕,飞速敲击着键盘。陈旺突然想起6个月前,他毅然离开珠海,带着妻女,北上1100多公里来到武汉。

一切恍若隔世。

【2.大幕开启】

8年前,陈旺加入珠海金山办公,负责WPS for iOS内核架构。这些年,WPS for iOS产品一路高歌猛进,在苹果设备上每天有多达

200万人使用。他也在珠海定居结婚,还有了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女儿。

但到了2017年9月,陈旺整个人的状态急转直下,上班时无精打采,下班后经常留在公司,站在窗前对着海浪发呆。陈旺这种魂不守舍的状态被他搭档5年的iOS负责人汪大炜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WPS Office for iOS团队,右三汪大炜,右二陈旺

有天午饭后,汪大炜找陈旺聊天,旁敲侧击了半天,排除了种种猜测,逼急了看着真让我心疼。”直接问陈旺“你就说,到底啥事你每天心不在焉的?”陈旺无奈坦白:“老大,我想做WPS

Mac版。”

汪大炜一愣,脑海里闪出陈旺最近上班的状态:只要一做PPT或者表格,陈旺就会说,“Mac上面的办公软件真难用,那么多人每天都在微博上吐槽,咱们WPS啥时候能做个Mac版?也不枉咱们自己就是Mac的用户。”原来,这才是陈旺的心结。

而这何尝不是汪大炜甚至WPS的心结。即便陈旺不说,汪大炜也早就想找他聊这件事。

早在2014年,公司就有做Mac端产品的想法,当时一位叫卓洪涛的工程师,做出了一个可以输入文字的初级版本,在知乎上一展示,就引来用户纷纷点赞。但由于当时市场反响不够,再加上公司资源有限,就被搁置下来,这一搁就是3年。

跟陈旺聊完,汪大炜直奔副总裁庄湧,两个人在会议室只聊了10分钟。汪大炜直率地说,金山办公有技术沉淀,iOS团队又磨合得很成熟,“那么多人在呼唤一款好用的苹果办公产品,这款产品为什么不能是我们?”庄湧告诉汪大炜,要做绝对支持,这件事是WPS人一直以来的夙愿,但必须尽快做出一个demo,看到成果,再给更多资源支持。

大炜立马找到陈旺,问:“如果就你自己,demo版需要多久?”

陈旺只说了一句话:“年底之前,相信我。”

【3.万里长征】

十一假期回来,陈旺整个人变了。

他每天早上 7 点半到公司,打开电脑就一头扎进去。到12 点半食堂人少,花 10 分钟吃完,眯上 10 分钟就接着干,一直到晚上 11

点,期间脑子不转了就沿着工区走一圈。每天回家后倒头就睡,两个宝贝女儿总是会问妈妈“爸爸去哪儿了。”陈旺一想到这些,就更有精神,暗自咬牙,要早点啃下这块硬骨头。

▲珠海金山园区11点夜景

1500万——这是WPS代码的大致总量。类比起来,常用的外卖软件,代码至多几十万行。单是代码的工作量就足够一个团队干上几个月,陈旺左思右想,终于找到了突破口,他基于14年最初的WPS

Mac,与WPS

LINUX版最新的代码合并,花了整整两个月,就像变魔术一样,让demo版可以运行简单的文字、表格和演示——这一天是2017年12月10号。

但这只是demo,离能够让千百万用户使用的版本相差十万八千里。这注定是一场长征,陈旺才刚走了第一步,未来漫长到他都看不清前面的路。

幸好这不是一次独行。到了12月,团队从1个人增加到6个人,新来的3名开发岳彦胜,赖浩峰,区彦开,以及2名测试王西秀,刘欣,每个人都能独当一面。

为了加快项目进度,他们自发开始大小周的上班制,每个人的桌上都垒起半米高的专业书,遇到技术难题,大家会加班到凌晨 3

点,离开时叫车都没司机接单。有的男同事干脆就把外套一裹,睡在会议室,第二天一早被保洁阿姨叫醒。

珠海多雨,有次周六早晨就下起暴雨,整座城市被水流砸在地面的声音包裹。而在金山软件园5栋1层,陈旺他们6个人已经打开电脑,开始攻克下一个难题。窗外的雨声很大,他们开玩笑说觉得自己像在黑暗的井底挖矿,等哪天金子出来了,雨也就停了。

2018年4月8号,团队在公司内测群发布了第一个版本:WPS Office for Mac 2016。

发布第二天上午,他们的群进了个新人——金山办公软件COO,章庆元。从那天起,章总成了2016测试版的第一批用户,类似“云文档二级目录进不去”这样的小bug,直接就会在群里说。

5月,WPS Office for Mac

2016在官上线。每日新增用户就有3000多人,上留言一片喜大普奔,测试的王西秀和刘欣看着后台,就像在看一路高涨的股票。上线第二天,团队在公司附近一家茶餐厅聚餐,极少喝酒的陈旺开了几瓶啤酒,几个杯子倒满,磕在一起,啤酒沫洒了一片。6人一饮而尽,谁都没说出心里那句话——

“最艰难的开头终于走完了。”

【4.北上求变】

2016版上线后,陈旺给团队定下目标:2018年冬天前,做出WPS Office for Mac

<大热天冷饮受欢迎p>2019测试版。一个东北的小伙说,“有暖气之前做出来。”旁边的广东工程师撇撇嘴,“珠海没有暖气啦,你的意思是等下辈子吧。”

这似乎是个不可能的任务,珠海缺的不是暖气,是有经验的软件工程师,单凭6个人想在半年内完成如此浩大的开发,在业内都难以想象,这次即使连轴转都不行了。陈旺团队陷入停滞,大家仿佛看到了天花板,隔壁部门的同事都说,“Mac组最近怎么连个笑声都没了?”

2018年注定是多变的一年,整个办公市场迎来了一批新贵,各大互联公司相继布局办公软件市场,这片沉寂数年的蓝海瞬间染红。

下一步做什么?怎么做?这个难题同时摆在Mac团队和金山办公眼前,未来似乎充满了悸动不安的挑战。

去武汉,这是金山办公在2017年就开始布局的路线;去武汉,这个高校林立华中最大的城市,意味着整个Mac团队要举家北迁;去武汉,这是Mac团队唯一的机会。

2018年7月,第一名同事从珠海落地武汉,一直到10月,6人团队都搬到了武汉。陈旺开了1100公里的车,把妻子和双胞胎女儿一起接了过来。这些已经在珠海定居的软件工程师,没有一个人有怨言,有几个广东的同事还特意做了武汉的美食攻略。

2018年11月,刚搬到武汉1个多月,WPS for

Mac2019测试版就推出了,整个团队由6个人迅速扩充到17人。同时,团队还入职了第一名产品经理,曾雪婷。陈旺第一次真切感受到,团队的力量如此伟大。

▲WPS Office for Mac团队

幸福的烦恼很快来了。几天时间,测试版吸引了4000名用户加群,陈旺团队在本职工作以外,多了一重身份:客服。即使休假,大家也会一条条回复每天上百条用户咨询

,每天只有后半夜凌晨的几个小时,群里才会安静。几个月下来,大家养成了同一种习惯:失眠了,就去群里回复问题。

到2019年1月底,陈旺团队一共收集到7743条用户反馈,成功修补1236条bug。

【5.万物复始】

2019年1月29号晚上是金山办公的年会,属于Mac团队的荣耀时刻来了。

那天所有人都留在了武汉,只有汪大炜去了北京。总裁特别奖由金山办公CEO葛珂亲自颁发,汪大炜接过奖状时全场掌声雷动,葛珂有些激动:“Mac团队很不容易,但是他们像编程英雄一样,为我们的用户带来了一款用心的产品,这是WPS送给所有Mac用户的礼物。”

▲汪大炜代表Mac团队接受金山办公CEO葛柯颁奖

晚上8点,大伙在群里收到一张照片,是一张奖状,正中写着一行字:“恭喜Mac Office团队荣获金山办公2018年度CEO特别奖”。

陈旺只在下面回了两个字:“值了!”

那天,陈旺回想起了很多瞬间,一年半之前,他给最早的5个同事开会,艰难地说出“可能没法发出年终奖”;17年长期失眠的晚上,他无数次问自己要做什么、想做什么;18年决定要搬到武汉前反复想,万一产品做不出来怎么办,万一市场反馈差怎么办;前些天还梦到带着两个女儿去看电影,他已经好久没看过电影了,他记得那部电影的名字是《阿丽塔》;还有其他一些瞬间,全都如潮水般涌来......

时间照常前行。聚完餐这晚,陈旺他们忙到了夜里2点。等同事们都走后,陈旺把电脑合上,关掉最后这排灯,一如500多天前,他最后一个离开公司。

一切从那时开始,一切远未结束。


宝宝积食厌食怎么办
成都白癜风治疗费用
泌尿外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