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网球

一场事故延伸出的情节节能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19日    点击:[0]人次

摘要:一场事故延伸出的情节,一个男人编造的事故,在一个白色的身影里上演着精神与肉体间的欺诈,最终使得主角终于崩溃在精神的边缘,她为她的复仇也从此结束了。 楔子

阳光明媚的季节,心里布满了阴影。她的处境并不是太好,在即将要崩溃的边缘。不是心里素质不好,而是心里有事。

她叫白静怡,是一家酒店的大堂经理。人不但长得漂亮,而且还是高收入一族。在毕业不到两年时间里便拥有了一辆mini红色轿车,还付了房子的首付。从上面种种来看,白静怡也算是年轻人里比较阔绰的。

人们在有了多余的钱之后,就想要花掉,花就要找一个消费的地方。白静怡开着那辆红色的mini轿车穿梭在城市的灯红酒绿里。眼睛左看看右看看,她实在不清楚自己该去哪里玩。

突然,车前面出现一道靓丽的身影,只是,mini车根本来不及刹车。“嘭”,一声闷响过后,车才稳稳的停下。可是,车里的白静怡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脑里成了一片空白。

“我该怎么办,怎么办,肯定是撞人了。”手与脚不知所措的在方向盘与裤子间来回的上下。双脚根本无力做出一个下车的姿势,只是使劲踩着刹车,可是,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城市的夜很是耀眼,各色的灯闪烁。此时,已是夜里十一点多,路上面的车很少,人也很少,不像白天有很多的无聊人来看热闹。白静怡在车里足足等待了十几分钟,才将纷乱的心绪梳理顺。鼓足平生最最大的勇气开门下了车,当她去看地上的人时,真后悔了。血液从轮胎处向街道中央流去。在人的大脑一侧是一滩红白相间粘稠的液体,看到这里,白静怡脑海里的血液纷纷像脱了缰的野马到处乱窜。

她完全丧失了工作时的那种气度,像一只待宰的羔羊,任天来处置。

监狱,白囚大褂,脚镣,手铐等等,一系列与犯罪有关的东西在脑海里上演了一遍。白静怡是多么的不甘,在大好年华,在原本自己意气奋发的年纪因为一个意外而去坐牢。可是,在法律的面前我们是平等的。就算不是故意造成的事故,也是需要承受法律的。

在灯光闪烁里,两滴清泪顺着脸颊滑落了下来。将自己的情绪调整到最佳,因为只有最佳才能承受得住眼前的打击。最为理性的做法便是报警。

白静怡颤颤抖抖的拿出,刚拨通110。便看见一个男子手里提着一个非常大的黑色塑料袋,便向这车轮下的尸体走去,边说:“不想坐牢的话就不要报警。”

“喂,喂......”

那端传来人的说话声,白静怡像是被迷惑了一般,看着眼下男子非常专业的将车轮下的尸体装进黑色袋子里。然后从身上的黑色风衣里取出三瓶矿泉水倒在地上面,将街道上面的血迹与脑浆给冲涮干净。

“走吧。”男子对着身旁的白静怡说。

白静怡收起,不明所以的询问:“我们要去哪里?”

“当然是你家了。”男子已经打开车门进去,顺手将黑色的塑料袋子丢在后座。

白静怡看着那个黑的的袋子,心跳是加速得快。她不知道在明天起来后,后座上面是不是会留下一大片血迹。

白静怡开着车向着家疯狂而去,哪里还有玩的心思。只是,一路上她都不明白车上这个男子。但是,她真的不像去坐牢,只能照着男人说的去做。

白静怡的家是她一个人住,粉色的墙壁,暗紫色的地板,看上去非常的温情。只是,在男子扛着那个塑料袋进来之后,这里的温情已经不再属于这里。似乎,一下子便成了人间地狱。

将黑色的塑料袋子打开,并没有将头露出来。男子很是熟练的将其身上的衣服,裤子统统从里到外给拔了个干净。一副玲珑精致的胴体出现在眼前,凹凸有致。如果不是在碾死的情况下去看,一定会是一个很好看的美女。

男子的手轻轻抚摸在尸体的 上面,让白静怡看的脸红耳热。这时,男子才说:“如果你不想住监狱的话,就一切听我的话。”

白静怡使劲的点点头,并没有说话。

男子的手从尸体的身上离开,眼睛盯着白静怡的胸部,神情里面全部都是火焰。突然,男子出手将白静怡抱在怀里,上下其手。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其自然,白静怡被 了。

男子的欲望得到释放后, 着身子将尸体拖进浴室里,之后,从厨房里拿出一把刀,再次进入浴室。很快便从里面传出“劈劈啪啪“的声响。白静怡裹着被子,眼角溢出泪水,她真的害怕急了。

不大会儿的功夫,男子从浴室出来。手里拿着尸体的一只手臂,白森森的没有一丝血液。来到床前,说:“这只手漂亮吗?”

白静怡哆嗦着闭上眼睛,不去看,不去回答,将自己逼在一个躲无去处的角落。男子拿着那只手臂在白静怡的脸上摩擦,一股寒流传遍全身,那是冰凉的手臂传过来的。白静怡心底的那根底线终于崩溃了。

“啊……”

声音的穿透力很强,在黎明的夜色中传出去好远。此时的男子并不做多留,穿上衣服便走了出去。将一堆烂摊子留给了白静怡。

静静地,一点声息都没有。

整整过去了两天,直到屋子里有了一股尸臭的味道。白静怡像个活死人一样,在浴室里将那个已经被男子分解的尸体一块一块装进黑色的袋子的。然后将浴缸里的血迹清洗干净,用胶带将黑色的袋子打了一层又一层。将自己清洗干净,收拾了一下,拖着黑色的袋子便出了门。

脑袋里的意识已经模糊,她并没有按着意识去做,而是手与脚带着意识而动。很快,一切都处理完毕。白静怡再次回到自己的住处,躺在床上不吃不喝又过了三天。

第四天白静怡起身,将从尸体上面褪下来的衣服捡起。突然,她很想穿一下试试。于是,走进浴室,站在镜子面前,一件件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掉。然后,在一件件的将尸体上的衣服穿在自己的身上。镜子里非常的模糊,似乎,那个人已不再是白静怡,而是死掉的那个人。

白静怡从衣服拿出一个身份证,还有。里面有一些照片,都是死者的。看里面的照片,死者也是一名漂亮的女生。可是,在死者的旁边竟然是 了白静怡的那个男人。突然,一切似乎都明白了。

由于恶心,白静怡五天没有吃东西了,只好喝了点粥来应付。夜,在灯光的映照下,粉色的墙壁上面突然有个身影在动。

饿了五天的白静怡以为是幻觉,便沉沉睡去。几天之后,白静怡开始了上班,下班。生活是开始了,只是,心情依旧很遭。每当夜晚来临之际,墙壁上总会有一道身影在晃悠。一直以为是幻觉,可是,久而久之便不是幻觉。从那天开始,只要一到晚上,不论白静怡到哪里,那道身影也会跟着到哪里。这成了白静怡的病。

一个月后,白静怡从死者的里找到了一个账号和密码。似乎是微博之类的,她便试了一下,还真是微博。

翻看别人的隐私终究是人的好奇心,白静怡一条也不放过将里面的微博都看完了。都是死者与那个男人之间的一切。从前的美好,到最后的结局。终于看到最近的一条后,白静怡的心始终都无法平静。

“我能为你去死,死也要纠缠着你,一生一世。”

这是全部微博里的最后一条。白静怡关上电脑之后,仔细回想着那天发生的事情。并不是说她的高手的世界车开的有多快,还是自己左顾右盼。当时的那道身影是自己扑过来,不对,好像是被人推过来的。最后,才造成了事故。

“我只想让你替我报仇。”

“是谁,谁在说话?”白静怡抬头便看见墙上的身影,神情有些慌张。接着有说:“你为什么一直出现在我的眼前,我是无辜的。”她像为自己辩白,她想摆脱这样的生活回归正常。

“啪”一声响,桌子上的被子摔在了地上。没有人知道是怎么摔的,白静怡只是默默注视着墙上的那道身影。忽然,眼前出现了那个被碾在车轮下的脑袋。半边在脑浆里,半边在车轮下,眼睛被挤出了眼眶,原本很精致的五官扭曲得变了型。

“啪”又是一声响,又一个杯子被摔的粉碎。

白静怡不去管,眼前接着就出现了那个 自己的男人。白静怡就是毁在了他的手里,一切都无法回归正常。

“你为什么不去找他,非要纠缠着我。”白静怡一边说,手一边插在茂密的黑发里,真的就要抓狂了。一把一把的黑发往下拽。

终于,又熬过了一夜。白静怡在煎熬里度过每一天,一天比一天憔悴,一天没有一天精神。

辞掉了大堂经理的工作,白静怡拿着死者的一张照片来到整形医院。

“帮我整成与照片上的那个人一模一样。”白静怡对医生说,语气里没有客气,也没有温柔。此时的她,早已经没了那份温柔。她最想做的就是将那个身影摆脱掉,在为自己报仇。

几天之后,白静怡不再是白静怡,而是死者。这也算得上是一张非常漂亮的脸蛋,一点也不必白静怡差。

白静怡实在是等不及了,拿出拨通了那个男人的。这个是从死者的找到的。

“喂”男人的声音。

“您好,你需要什么服务吗?”白静怡的声音本就好听,莺莺燕燕的语声一下子就揪住了男人那颗好色之心。

“什么价位?”

知道男人上钩了,白静怡说:“我这几天急需要钱,五百一回怎样?”

男人立马将地址发了过来,白静怡对着身边的身影说:“今夜就是你我报仇之日。”那个身影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依靠在墙上。

白静怡敲响了房门,不大会儿的功夫门便开了。当男人出现在眼前,看着眼前熟悉的面孔时,脑海一度出现的是鬼这个字。他都忘记了邀请人进去。

白静怡笑笑的说:“怎么,这么快就把我忘记了。”

听到这句话后,男人的背后一阵的鸡皮嘎达。他知道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或者是做些什么。

“对不起,我真的记不起来了。”男人勉强的笑了笑说。

“十二月二十四日,平安夜你向我表白,还占有我的身子;二月十四日,情人节那天,你说要送我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却送给了别人,我没有生气;五月二十八日,我的生日,你竟然提出要和我分手,我不答应;七月七,你和别的女人混在一起,还打我……”

白静怡将死者微博里记忆的一切说了出来,男人越听越是胆颤,他的心里承受压力其实挺大的。只是,坐在这里的是他亲手分解了的死尸,怎么还能完整无缺的出现在眼前,还能说出自己与她的一些往事。

“你在说什么,我有些听不懂。”男人说话很是勉强。

“废话不多说了,拿命来吧。”白静怡手里突然多出一把白晃晃的刀子,在男人不注意的情况,直接捅在心脏上面。真是一刀毙命。

其实一刀根本不解白静怡的恨,只好将其尸体从六楼直接抛了下去。终于,一切都已结束。

第二天,白静怡坐在镜子面前梳洗着别人的面容。这犹如一个噩梦一般,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在梳洗完毕后,警车也到了。

那道身影伴随着男人的死去也去了,可是,无法再次整形过来的白静怡,天天看着自己的脸,就如死者还纠缠着一样,永远都散不去。

在监狱里,白静怡终于身心解脱了。不多久后,便被送往精神病院。嘴基本只能依靠搜救犬来发现。里一直说着:“你干嘛还纠缠着我,我不是为你报仇了。”

共 98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难道这一切都是天意?或许,不是,而是因为人们无穷的欲望与野心得不到满足。一次离奇的车祸,使得白静怡的生活轨道发生了偏离。遭遇用心不轨的陌生男人与一个顺理成章的阴谋,白静怡的心理防线终于渐渐崩溃了。但白静怡却是无辜的,与整个事件根本没有半点关系。然而,命运却偏偏找到了她,并毁了她。作者奇思妙想,文笔细致,情节波动曲折,令人欣赏。问好、推荐!【实习:梦里无涯】

1楼文友: -28 10:59:15 问好作者,欢迎继续投稿。祝创作快乐。

回复1楼文友: 19:14:40

广安白癜风重点医院
软肝片全疗程用药的注意事项
驻马店哪里治疗白癜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