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赛车

轮回之业第四十六章魔祸一营养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15日    点击:[0]人次

轮回之业 第四十六章 魔祸(一)

云霄殿。

江枫完成了今日经脉修复的疗程,从师父叶鸿飞的居处告辞回往房中。为了给他寻找愈伤灵药,昨日清晨,赵明生和陈东旭就出了宗门,前往与丹云长老和古阳大师会和。

两个上百岁的“老头”,一路推推攘攘、骂骂咧咧地出了云霄殿,苏晓实在是担心他们这种状态是否真能寻回灵药,左右放心不下,也自跟了去。

自从江枫逼不得已,暂时搁置了业力修行后,他便从叶鸿飞那儿了解到了元神力的概念,并在师父的指导下开始进行修行元神力的基础训练,从人体五感开始,点点滴滴、日积月累。

只是元神力一途太过玄妙,虽有日夜以继毫不间断的训练、冥想、感知,可除了五感愈发灵敏外,江枫再无半点明显感受。

日夜的冥想,让江枫学会了静心;五感灵敏度的增加,让江枫对清气的感知越发通达,大大有利于他经脉的再生。特别是这几日,每夜入梦时,江枫总会梦见有一条细长的银丝在他周身游走,最后如神龙如云一般钻入他的脑海。

可每次醒来,又无从查探。其实,这条游龙般的银丝就是江枫修炼出的一丝元神力,只不过他自己因无法查探,故而也无从得知。

待明日再去问问师父吧!心里打定主意,江枫便快步向房间走去,没走几步,突然遥见一个十一岁上下的少年,正与一个七岁左右的小女孩谈笑风生,正是雷克霖与叶冰巧。

江枫眉头紧皱,自从知道了雷克霖是一种怎样的性格后,江枫就极不待见他。在他看来,雷克霖远比那些恶言相激的弟子要可怕得多。那些人人数再众,再如何凶神恶煞,也不过是别人手中的一枚棋子,真正危险的,是像雷克霖这种幕后操纵的执棋者、杀人不见血的笑面虎。

所以,江枫不愿看见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疼如亲妹的叶冰巧被雷克霖刻意接近利用。雷克霖之所以亲近叶冰巧,如今的江枫自然了若指掌。叶冰巧是殿主叶鸿飞的独女,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云霄殿小公主。

雷克霖若能博得她的好感,在殿主面前美言几句,必能使他在宗门内飞黄腾达。偏偏此人极善言辞之道,又能清楚地把握他人心理,竟不知不觉间拉近了与叶冰巧之间的距离。在叶冰巧心中,二师兄江枫与三师兄雷克霖已经被她放置在了同等的地位。

……

云霄殿内一片祥和平静,此时,中州边境外,一片魔云携雷霆万钧之势向云霄殿急速袭来。魔云中,许林老魔双目通红,面容狰狞,遥望隐于云海之中的云霄殿,发出怨毒凄厉的愤恨声。

“云霄殿!”

魔云翻滚,似有无数冤魂在厉啸,隐去了许林的身影,极速呼啸而来。

“启禀殿主,列阵堂勘察到有一股浓郁的魔气正向我云霄殿逼来!”

叶鸿飞惊疑不定,列阵堂的禀报实在是非同小可。

“各安其职,速速查明!”

叶鸿飞刚一下令,正欲起身前往列阵堂,一道惊天动地的咆哮声已响彻云霄殿。

“云霄殿!云易老鬼!我许林讨债来了!”

云霄殿外,一道身影踏空而来,周身魔气翻滚萦绕,强劲的业力四溢而出,扭曲虚空,让许林老魔的身形看去时,也觉着模糊不清,只有狰狞的面容,带着百世不灭的恨意,愈发清晰。

轰!

嘭!嘭!嘭!

魔气滔天,许林返虚之境的修为毫不掩饰地散出,有三名执事因距离太近,尚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叫,脸上带着八分茫然与两分惊惧,神情瞬间凝固,身体炸裂,化作一团血雾,四散开来。

有几个弟子循声望去,匆匆一眼,顿时只觉心神难以自控,仿佛要脱离了身躯,陷入那扭曲的虚空漩涡中。几人大骇间吸入了一口魔气,瞬间生机尽摧,倒在地上,眼神溃散,成了死人。

其余弟子见此,慌乱下四处逃窜,惊叫不绝。许林怒意更盛,抬掌轰去,魔气遮天蔽日,漆黑如墨,自许林掌中奔涌而出,轰向云霄殿,杀向惊乱中的众人。

许林返虚境界的恐怖修为令护宗大阵自行启动,时隔三年,云霄殿护宗法阵再次开启。奈何虽有法阵护持,但仍有一层掌劲余波未曾防下。余波似涟漪扩散,凡被触及到的弟子,惨叫中瞬间化作血雾,直至残余掌劲散尽,又有二十四名弟子因此毙命,二十四团血雾,弥散在演武场中,使空气中充斥着一股久难化尽的血腥味。

咻!咻!咻!

数道破空声传来,叶鸿飞、叶环、汤武业友“coob8”的一条微博引来了众人关注、清元、吴翳、周子分等人已至场中,皱眉望着场中惨象,怒火瞬间直焚天灵。

半空中,许林返虚境界的威压,自其体内释放而出,直逼云霄殿护宗大阵。许林睥睨众人,如视蝼蚁,丝毫不将叶鸿飞等人放在眼中,威势更盛,直将身前的一片虚空压迫塌陷了一大块。使护宗大阵看去,仿佛岌岌可危。

“许林,你无故犯我云霄,杀我弟子,你冥月教是要跟我云霄殿开战吗?!”

虚空错象,自然不可能轻毁破坏护宗大阵。叶鸿飞认出许林真身,怒吼而出,就欲拼命。

“叶姓小儿,今日本座只身前来,只为了结当年因果,与冥月教无干。你若不想云霄殿血流成河、此前尸骨成山,就速速关闭法阵,出来跪俯领死。不然,我便屠你云霄殿三代之修,以血来浇灭我的怒火!”

许林脸上漆黑的魔纹四处窜动,十分诡异,狂言直逼叶鸿飞。

“无能老狗,当年你败于吾师之手,苟延残喘至今!如今,你连眼前护阵都无法破开,只能在外无智狂吠,还有何颜面要吾等领死?今日,你注定将死在我等面前!”

叶环自知当年因果,闻言脸色阴寒,怒火中烧,真我境修为轰然爆发,就欲冲上去与许林生死决战。叶鸿飞抬手将他制住,冷眼怒视许林。许林被一个小辈揭了伤疤,青筋暴现,魔气急涌,恨意越发浓烈。

“师兄冷静,不可妄动!我观许林命元衰竭,日不长久,应该确实是想在临死前还报当间隔1期奖号防枚年因果。不过他只身来犯,又故意激怒我等,欲引我等外出,恐有诡诈!清元,开启杀阵攻击,将此魔头直接灭杀于阵前!”

云霄殿护宗法阵本就是攻防一体的,但无人控制下只能被动防御,无法自主攻杀。清元长老领命开启法阵攻杀模式,突闻阵外许林一阵刺骨冷笑。

“桀桀桀!本座倒要看看,你们能缩在这乌龟壳中多久!”

许林狞笑间,大袖一展,顿时有二十个凡人凭空出现在阵前虚空之中。

“上仙饶命!上仙饶命!放我们一条生路吧!”

这些凡人都是许林一路上拘禁而来,何曾有过这般经历,如今见眼前情景,自知凶多吉少,纷纷开口求饶。

云霄殿投鼠忌器,中断了杀阵攻击。许林轻蔑地扫了他们一眼,将他们咬牙切齿的愤恨尽收眼底,心中畅快不已。许林知晓,原本以他之力,根本不足以破开此护宗仙阵,但现在……

“开不开法阵?!”

叶鸿飞与五位堂主及众位长老皆咬牙怒视不言,不愿敞开护阵。

许林见此,眼中突现癫狂之色,大笑间,抬指向一众凡人轻轻一划,无形业力之刃飞出,数十个人头应声而落,二十具无头尸身一起落向地面。

“许林!”

周子分长老怒吼,却见许林又放出一批凡人,禁于虚空,不减半分癫狂!不同的是,这次……是三十人。

“开不开法阵?!”

手起、头落。又是三十颗人头飞起,尸身坠落,五十颗人头排列在阵前许林老魔的身前。

“许林!你身为返虚大能,屠戮凡人,难道就不怕遭天谴吗?!”

许林不理吴翳之言,捧起一颗人头,神情突然尽管全球化不可能使每个国家获得等量齐观的益处变得有些痴迷,目光陶醉地欣赏着手中人头的一寸一厘,包括她临死前惊恐的神情和脸上依旧清晰的泪痕,仿佛在欣赏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鲜血顺着手掌流向许林苍白的手臂,许林拭去人头脸上未干的泪水,将人头放回,在叶鸿飞等人的恶心中,伸出猩红的舌头,仔仔细细地将流下的鲜血舔净,合上双目,沉醉地回味着这血液的味道,似在享受一般……

“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云霄殿自称正道柱石,自诩匡扶正义、守护苍生。如今却龟缩在宗门阵法内,看着我屠杀凡人却无动于衷,还妄图与我一个魔修论天理?呵呵!你们是不是忘了?我是魔!是为了修行夺生而行、损人利己的修!你们跟我说天谴?!天谴又如何?来啊!!!你们又能奈我何?来啊!!!”

许林老魔讥讽之声在云霄殿内回荡不绝,众长老均变了脸色。因顾及门人安危,他们迟迟不敢打开法阵收拾这个魔头,返虚境的修为,可不是说笑的。

可若如此下去,必遭人诟病,不仅在天下人眼中,就连自己宗门弟子的心中,云霄殿的威信也将跌落深渊。

“哈哈哈哈!云霄殿不过如此!云易老儿,本座今日就让你云霄殿再无脸面存世!”

湖州治疗男科哪家好
石家庄月经不调治疗费用
昆明不孕不育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