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CBA

超级鉴定术第一百三十四章这应该叫祸水东引营养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15日    点击:[0]人次

超级鉴定术 第一百三十四章 这应该叫祸水东引

方升的脚步渐渐慢了下来。

他原本以为这青州城熙来攘往,以他的警觉,随便走上一段路程便能甩开对方。

只是一路走来,无论他怎么在人群之中穿梭,对方都能远远一直跟着。

如今,眼看就快到柳家大宅,他的脚步自然也就慢了下来。

他显然不是一个会把麻烦拖在身边的人。

从对方的颜色来看,大概是修炼的一种血系相关的功法。这种功法虽然稀有,不过在青州城来说,显然就寻常的很了,辛家直系子弟修炼这种功法的就不少。

刚开始他也没有太过在意,如今对方一直跟在后面,瞬时让他在意起来。

他有鉴定感知,无论对方怎么跟,无论跟的有多远,他一眼看去都能清清楚楚。

对方显然不会有这种技能,能够一路跟着只怕是另有蹊跷。

只是对方实在是谨慎的很,谨慎到一直远远跟在后面,就算他这个有鉴定术的人,连丢个鉴定术过去的机会都没有,到如今连对方的身份都完全无法确定。

“师叔。”

远远传来一声轻唤,柳轻轻已经欢快的飘了过来。

方升抬头看了一眼,道:“你怎么来了。”

“我……我刚好出来有事。”柳轻轻随便找了个借口。

方升若是从树妖海出来,一旦进了青州城,到柳家的路也就这么一条,以她的修为同身法,不用多大会功夫便能将青州城逛个遍,自然到处找找就找到了。

“师叔,我们回去吧。”柳轻轻又道。

“不着急。”

方升环视四周一眼。

若不是这青州城人来人往,大街上又是车水马龙,再加上对方又一直远远跟着后面,到现在连个人影都看不到,他只怕早就找了个机会冲了过去。

“师叔还有什么事情要做么?”柳轻轻又催促了一句。

“怎么,你有什么事情么?”方升看出了柳轻轻的焦急。

“也没什么,师叔不会忘了陆渐,忘了血夜人屠吧。如今连上面都下了谕令,只要缉杀他的人便可以直接破格加入帝国十三庭,所以这家伙肯定是出现了。”

“十三庭?”方升不解道。

“嗯,他们直接隶属于圣皇陛下……”柳轻轻说完,便解释起来。

树妖海有十三域,这是根据圣魂帝国十三州划分而来,而十三庭自然也是如此。

当然,圣魂帝国的疆域远远不止这十三个州域。

这十三个州都是帝国已经完全掌握,而且人类文明发展也非常繁荣的一些城镇集落。至于其他一些人迹罕至,甚至是妖魔肆虐的荒古地带,都不在十三州之列。

而十三庭代表的圣皇陛下,是圣皇陛下手中的无双利刃,替代天子巡狩四方。

“倒是没想到,一个杀猪的也被帝国这么看重?”

“这个我也不清楚。”

柳轻轻皱着眉头,也很是不解。

虽然血夜人屠一向凶名赫赫,不过显然不值得帝国十三庭如此破格。

她想了想,又道:“这家伙修炼的血系功法,每次都是大开杀戒,十三庭大概是不想这个人影响名剑争锋吧。以往每次青州名剑争锋,圣皇陛下都会派人前来监察,这次来的便是十三庭的人。”

“……莫非是他?”

方升眼神一缩,又往后凝神望了一眼。

“他?他是谁?”柳轻轻不解道。

“没什么。”

“师叔莫非还想再青州城到处逛逛么?”

柳轻轻打量周围一眼,有她跟在身边,她也稍微安心了一些。

“不错。”方升点头:“我还稍微有些事情。”

柳轻轻想了想,道:“贝家已经在替师叔炼丹了,师叔大概是想自己亲赋丹纹吧。莫非师叔想到处看看,看看有没有风险投资家PaulGraham在他的声明中指出:原来的游戏规则“大型架构容易获胜“已经变得不那么明显。什么合适的好材料器具,用来铭刻丹纹?”

“不错。”方升顺水推舟。

若是对方是血夜人屠的话,他就必须另有筹谋了。血夜人屠凶名极盛,定然别有不凡。他若是一个人,自然也不在意,若是进了柳家,总会稍微有些忌惮。

想要确定对方的身份,对他来说,只是一个鉴定术的问题。

“走吧,反正天色还早,我们去看看有还没有什么需要的。”

略一思索,方升便有了主意。

“嗯。”柳轻轻嗯了一声,也跟了上去。

“刚好铭刻丹纹需要一些魂兽血精,这些辛家店铺应该有不少吧。”

方升随口问了一句。

铭刻丹纹同书写符篆其实相差不大,只是各自的底材料不同,一个是符纸,而一个是丹药。品质越高的魂兽血晶,制造出来的妖墨越好,符篆效果自然也越好。

同样的道理,丹纹自然也是如此。

魂兽血精越是稀有,品质越是高绝,对丹药画龙点睛的效果也就越好。有些拥有特殊血脉的魂兽血精,甚至可以极大的提升丹药异化,灵化的几率。

而这些东西,就算是再精明的辛家人,只怕也没有他的鉴定术拿手。

“不错,辛家在这一方面确实拿手的很。”

柳轻轻显然不是太喜欢辛家人,小嘴一撇,又道:“只是丹纹方面的东西贝家也有,他们在青州也有铺子,师叔难道就不能去便宜贝贝贝她们家么。”

“术业有专攻嘛,辛家人在魂兽这方面只怕还是要独到一些。”方升微笑着。

“好吧,师叔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柳轻轻无奈的跟着后面,就算她再想反驳,只是一面对方升,顿时便没了脾气。

不远处,一间精致的女性首饰铺,一名妇人远远望着街上的两人。

“那不是小姐么?”妇人旁边一名随侍丫鬟道。

“嗯。”贝盈远望一眼,摇头一笑道:“我们家闺女今天倒是转性子了。”

“是啊,小姐居然也会静静跟在别人身边?而且看起来好文静,好淑女!”旁边的另外一名丫鬟也感慨一声,差点有些认不出来,那个就是应当以人为本她们家小姐柳轻轻。

“可不是么。”贝盈也叹了一声。

淑女,文静,这些可是从来与柳轻轻无缘,她这个做娘的自然再清楚不过。

“那人好像连魂光都没彻底凝练,与小姐……”丫鬟远远望了一眼。

一个身上还有魂光的人,自然不可能成就命师,与柳轻轻一比,自然差的远了。

“哎……”

贝盈深深吸一口气,长叹一声。

自从柳轻轻上次回来以后,她便发现女儿似是变了很多。

她是过来人,自然清楚其中的变化。以往她的生辰,她也从来没有在意,这次故意提起,想要一家人随便弄一下,也是想看看女儿到底在外面认识了什么人。

听柳轻轻提起有个师叔辈的人来了青州,她还以为是一个大须弥寺的俗家弟子。

如今一看,原来是这么个人,她的心头不免微微有些失落。

她的修为虽然不高,不过也能一眼看出两人差了天南海北。而且对方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有身份的人,怎么看都是普普通通,怎么看两个人都是非常的不般配。

她虽然不是一个顽固不化的人,只是心里终究有些莫名的失落。

能保证庄家每次抽成一定比例

“小姐她们好像是要去辛家的店铺了。”

济南治疗阳痿多少钱
武汉治疗妇科
四川成都治疗乙肝的医院